2020-44

10.26-11.1

此时 23:20:35 心情不是太好,hugo 的快速渲染在 WSL2 中出现问题,浏览器端无法实时更新我的更改。大概是 WSL2 多了一个 Ethernet 的原因。

这周的心态不太稳定,总是沉浸在毫无收获的情绪里,尽管沉浸在编程中,却又好像脱离了似的。这个星期,我和朋友解释了我自己的某种机制:

我把自己一分为二:一个处于客观,我称其为上帝视角,他是一个彻底的旁观者,时不时观察我的主观行为、并记录,在必要时他会和主观我交流;另一个处于主观,他主导我的行为,负责日常行动的执行。

客观的那一方不受人类规范束缚,只有一个目标——解释主观我的行为。人的行为实在复杂难懂,这大概是我始终远离异性的原因,我自己都还搞不懂,再有一个复杂的个体走进我的世界,我会疯掉。

我看《社会心理学》,发现其中一些结论和例证,解答了我的部分困惑。可是,总有一些事情,隔着膜一样,捉摸不透。比如,我再次开始写公众号,我曾经不再认为自己会继续写,因为我认为“写公众号”有害于别人。但我现在觉得写下来,于我而言是一种享受,我太在意别人了。公众号本身并无好坏,只是我的有色眼镜看它不顺眼,用拒绝公众号来逃避而已。

本来这篇文章大概会在三天后出现,但是我对自己说:你能拖到什么时候呢?是啊,我想拖到什么时候啊?我什么时候能按时完成既定的任务呢?

这一个星期我很失落,真的很失落,不知道为什么?这大概就是没有目标的感觉吧。

昨天,知道那个喜欢的女孩有了男朋友,几乎没有什么感情波动,可是,你为什么周五还在念叨她为什么不出现在职业生涯课上呢?傻孩子。大概是种隐忍的痛苦吧。

那种对未来的恐惧愈来愈清晰,周五听职业规划老师讲课,她让我觉得我应该去考研。可是,我真的想考吗?我对于选择考研的生活有什么期待呢?如果我去工作,我又会是什么模样?当然,还有同时都做这种对我来说比较吃力的选择。

我该怎么选择?

要我做出选择很难,因为我会忧心忡忡的对自己说:如果你考研,你考不上怎么办?如果你找工作,你找不到怎么办?我终于打下了这两个问句,这也意味着我开始认真地思考这两个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