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24

6.8-6.14

第 24 周,做的事也很杂,感觉做什么事都没劲。唯一高兴的事就是周五脑子一热,写了一首诗《我到今天才意识到自己是一个极其无用的人》

已完成:

  1. 新建博文 14 篇(为什么说新建,因为有些文章,只起了个题目)

没了

未完成:

太多了,不写了

25 周规划:

我的规划是有问题的,我一定无法完成我的规划。因为我对自己的期待出现偏差。

只有当我处于理想状态下,我才能保质保量地完成计划,可是我的生活不是这样。我不可能时刻处于这种理想状态,因此我也就无法完成那么多任务。

所以,这些规划,暂时不做。


今天读了一些诗,送你一首:

温柔之必要
肯定之必要
一点点酒和木樨花之必要
正正经经看一名女子走过之必要
君非海明威此一起码认识之必要
欧战,雨,加农炮,天气与红十字会之必要
散步之必要
遛狗之必要
薄荷茶之必要
每晚七点钟自证券交易所彼端
草一般飘起来的谣言之必要。旋转玻璃门
之必要。盘尼西林之必要。暗杀之必要。晚报之必要
穿法兰绒长裤之必要。马票之必要
姑母遗产继承之必要
阳台、海、微笑之必要
懒洋洋之必要

而即被目为一条河总得继续流下去的
世界老这样总这样:——
观音在远远的山上
罂粟在罂粟的田里

——痖弦《如歌的行板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