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思录210618

每日自问:

  1. 你想成为怎样的人?

在看许知远采访诺兰时,记下的笔记:

我认为很多人,只是用这些科技做一些琐事,这只不过是浪费时间。

我重视什么都不做的时间,只是思考,思索真正重要的事情。

电影工作是繁忙的。我一般是在缝隙时间思考

我在用技术做真正有价值的事情吗?

我发觉自己也陷入在这样的琐事里,挣脱的办法就是设定目标,做「价值性活动」。价值性活动是指那些和我们的目标相关,且在做的过程中,能够不断带给自己成就感、愉悦感和动力的事情。至于什么样的事情是价值性活动,在哲学中有客观价值和主观价值两种观点,我选择后一种——只要我自己在做某一件事时,能够获得动力,体验到愉悦感,并且愿意长期做下去,那它就是有价值的。

但是,并非所有符合这几点的事情都是价值性活动。因为判断是否是价值性活动,还有两个标准:

长期反馈:从长远观察,自己对它是否有一个明确的目标,自己的行动是否能够帮助自己实现目标。

短期反馈:当在做具体的事情时,自己能够进入心流状态。

从第一点开始,为什么要强调目标?因为目标既能帮我们对抗虚无主义和存在焦虑,也能帮自己确认自身存在意义。目标完全由自己制定,根据自己的性格和对未来的期待调整,是自己发自内心认同即可。个体并不活在任何规范里面,而是要为自己制定规范。

举个例子:

我喜欢看电影,于是我一部电影接着一部电影看,看完之后不进行任何思考,转而进入下一步电影情节里。这样连续看了几部电影之后,脑子里剩下的情节支离破碎。这是价值性活动吗?不是。因为它没有目标。

我喜欢看电影。现在我有一个目标,那就是整理出一个「电影摄影艺术图库」。于是,我为了完成这一目标,在观看每一部电影时都会特别关注电影的视觉呈现效果,遇到很美的画面会保存在图库里,我还会找到这部电影的摄影师,进而找到他拍摄的其他电影。我会在其他电影中找到和这部电影中相契合的艺术美感。这样慢慢地,我会形成一个关于特定摄影师电影摄影艺术风格的图库,以此提升我对于美的感受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这就是一个价值性活动。

那么,怎样思考和制定我自己的目标?

一个思路:在所有可能的活动和方向里,我喜欢什么、擅长什么,我如何才能留下一些痕迹,以证明我「来过」?

可以把自己生命的目标和意义,建立在一些更远大的「事业」上面,去思考它们能够帮到哪些人,能够如何帮你跟这个世界建立联系,如何让这个世界因为有了你而变得不太一样。

前面是「长期反馈和目标」,接下来讲「短期反馈」。

很重要的一点:自己要分清,一件事,它带给我的,究竟是心流状态,还是单纯的「刺激奖赏」。两者的共性都是沉浸,忘记时空。它们的区别是什么?「刺激奖赏」带给我的可能只是肉体的快感,它无法增进我对事物的理解,只会耗费我的精力与时间。这也是为什么诺兰在采访中提及「不使用技术产品」的原因,他很容易分心,而技术产品本身就是让人分心的。如果诺兰被分心,他就不会那么制作出那么多优秀的电影作品了。

心流状态呢?它带给我的,则是一种完成目标的满足感,看到成果的自豪感。

这种区别存在的原因是什么?这两者的本质,都是奖赏回路的激活,但这种激活的来源不同。刺激奖赏是我被动地接收外在的刺激,通过刺激本身获取奖赏;而心流状态需要我主动动脑思考,克服一个个小的困难,通过「动脑-克服障碍」这个过程来获取奖赏。

快乐是有层级之分的,创造的快乐要比消费的快乐更高级。原因在于:创造需要我主动动脑,我的快乐源于「动脑」这个过程;而消费不需要动脑,我的快乐来源于消费的对象本身。

如何让自己进入心流状态?

一是要找到和自己长期目标契合的事情,找到具备意愿和动力的事情;另一方面,则是在做的过程中不断为自己设定新的小目标,让自己不要(注意「让自己不要」与「不要让自己」的区别,前者的重点是不要让自己做的某件事,后者的重点是自己)重复经历成功,而是不断突破过往的自己。


参考资料

  1.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Q5lfDRYcI-DfgqHChpAMGw
  2. 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x6cPXYquoCPk3lcM6lwwH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