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今天我被表白

今天本该是庸常的,和往日没什么不同的一天,一件可能发生但没有发生的事出现在我的面前,我怀着莫名的激动把它记录下来。

和往常一样,到了傍晚,约莫四五点钟将近五点的样子。我开始每天的必修课——跑步 20 分钟。在距离结束还有 1 分多时,我看到两个女孩,站在第四跑道的外侧,因为我总是在从内数第四条跑道跑步——一个女孩手里捧着花,她的女性朋友拿着手机似乎是准备拍摄。

女孩昨天的时候我见过一次,那时我正在跑步,我以为她在嘲笑我穿着寒酸。转念又安慰自己:别人对于自己的评价不那么重要。更何况她只是冲着我笑了笑。你看,这就是我,仅仅因为陌生人对自己的一个微笑,就轻易地为自己打上消极的标签。这一点是我自卑心理的一处映射。

当我看到这一幕时,心里想:这花儿会是给我的吗?在我想到这一点时,原本平静的内心乱了,不知所措。

我很害怕,在那短暂的跑到女孩面前的几秒,我想了非常多的事情。核心只有一个:如果这花儿真的是给我的,我该怎么办?我做了什么呢?别过脸去,没有看她,径直跑了过去。待到我再一次跑到女孩站着的地方,我发现女孩已经从南侧的出口走了。

当时我想:我可能伤了她的心,下一个念头是如果有平行世界,那个世界里的我或许会勇敢地看着女孩,不管花是不是给自己。

事情记录结束,先说明几点:

  1. 我为什么会记下来?因为我觉得这样的时刻很美,尽管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。
  2. 虽是记录但一定有我的主观情绪在,所以不可能客观。
  3. 还有一个原因:我想留住它,这种幻想被人喜欢的感觉。年岁渐长,越来越不懂得如何爱别人。希望未来的我看到这些文字时,能真切地喜欢一个人、进而爱一个人。

我的生活整体上是很有条理的,每天运动,每天早晨反思,写下当日计划。每时每刻都在思考,或是自然,或是人性。这些活动都恰好有一个特点:它们只要我自己就可以完成。我不需要借助其他人的力量,我就能每日早起、写沉思录、看书、编程、运动。在自己的努力下,我可以过得很好。刚才发生的那件事,让我开始思考一个问题——如果我的生活中闯进来一个人,我还能像往常一样生活吗?肯定不能。

我会想要过这种生活吗?会想的,我期待找到自己的那个人。我渴望能够遇到那个人。但渴望之前却又很多难以言明的矛盾情绪。我害怕自己不值得被喜欢。我很自卑,关于自卑,我曾经分析:可能是幼年被伙伴欺负有关,被欺负的场景我已经记不清,但我被迫做了什么,我记住了;父亲在我未成年时的棍棒教育,让我愈加内向,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恢复过来。

早年的经历,对我是有深远影响的,具体到这件事上,我以消极的态度面对她,那个女孩。我反复想到:我可能伤了她的心。你看,一个女孩,精心打扮,手里捧着花儿。来到(可能,不确定)喜欢男孩经常跑步的位置,期待和他相遇。然而,我并没有接受花,更没有看她。

中午的时候,我忽然得到一个结论:我不可能了解他人的想法,更不可能自以为了解。我只能了解自己的想法,有时候连我也不理解自己。受限于言语,人和人之间不可能完全心意相通,纵使发言者的话语再声情并茂,听者也可能出现理解偏差。除非《银河帝国》中那些能够聆听他人内心的人,恰好是我,唯有此时,我才能知道他人的想法。除此之外,我无法理解他人的行为。

由于人的复杂,每个人的行为都不可推测。所以,我在面对这件事时,做出的决定是复杂的。

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心理:前文提及的穿着寒酸,实际上是我对自己的一种反抗。现在的社会,大家都在追求物质,追求衣食住行。可是这并不是生活的全部,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,我很难不被影响。为了应对这种影响,我故意穿得随意,只顾自己的舒适。我在约束自己,让自己关心那些真的值得关心的问题。比如,我现在谈论的爱情。

我羡慕出双入对的人,我向往的理想的爱情生活是:彼此互相尊重,尽力理解对方的思想,物质上能保证生活。我没谈过恋爱,但我暗恋过几次,表白过,都被拒绝了。

我在努力地理解自己、理解这个世界,用自己的方式诠释自己对世界的理解。我享受生活的每一个瞬间,不论它给我激励,还是带给我消极。